沧海沉沦

一个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、脑洞突破天际的精分叶吹
杂食,偏叶攻
总有一天要被自己的脑洞坑死
虽然现在已经在死的半路上了

【仿聊斋 叶修中心】荣耀杂谈

风格摸仿聊斋志异,背景不明,时间混乱,文言文纯粹瞎写
完全不清楚会不会有后续

本来只想写写叶神,然后脑洞一开就完全无法收拾了
(简直人间惨剧)
提前祝小队长0529生日快乐!(虽然后半部分完全没有关系)
简直黑历史,干脆发出来让大伙乐呵乐呵





道中客
有农家子,向嬉戏于田畔。忽见道中有二客,形貌颇似,甚绮丽。其稍长者白幼者曰:" 东郊荒山槐树下有钱五千。"其弟曰:"南舍刘氏翁,子将夭。"长者笑曰:"村中将有大火矣,区区稚儿,何恃以逃?"
二客去。农子大骇,携家眷、驱家畜入深山,欲避之。邻人笑之。
晚,风骤起,有大火。村中人尽死,惟农子一家独存。掘东郊槐树,果得千钱。
后遇一道人,述其异,方知是狐仙也。





鬼目
京城有王姓医师,名不详。其右目大于常,能辨鬼神。
王自言少孤,母亦多病。年七岁,有厉鬼夜破门入,剜其右目,欲吞。幸有一狐仙偶过村,闻王母嚎,救之,又取鬼目代右瞳,方可视物。然鬼目狰狞,遂大小不一。
王欲酬之,狐不受而去。





阎罗
某郡有刘姓书生,暴毙。生不自知。见一大车, 其中老少者共十余人。有一黑冠少年召其入厢,遂喝令乌骓疾走。路平坦,无颠簸。
少顷,至一金殿。乃命来者尽出,生亦随。步入殿,堂柱上有赤龙盘桓,怒目血口,甚狰狞。首座上有一黑面壮汉,面容之可怖,世罕矣。其左立一白衣儒生,执书卷,望之肃然。生闻少年敬称阎罗、判官,方知已至地府,甚戚。
判一一言明同乘者名姓,历数其生平,罚以为牛、为犬、为羊。及刘生,讶其寿数未已。阎罗乃责令少年引生返。
少年自言宋姓,生遂以宋兄相称。涉阴路,过一桥,桥头一石,有字上书曰:三生。生奇之,问曰:"宋兄,此何物也?"宋笑答曰:"三生石也,可观三生。"生欲试,宋不允。因窃触之,见前生为相而后世为蛇,大骇。宋怒其行逾矩,挈刘襟而归金殿,须臾及至。阎罗闻刘生所为,大怒,令堂下厉鬼斩生臂,又罚做蛇。 生悔甚而晚矣。
为蛇,饮风露,食虫鼠,宿荒洞,以腹代足,惩其手之过也。





狂生
有孙姓武生,素有狂态。家甚富,欲迁至京城某宅。
人皆阻之曰:"废已久,杂草错生、栋梁蒙尘,然常夜有灯火长明、管弦嘈嘈,恐有魍魉寄居。"
孙大笑曰:"区区鬼祟,何足惧尔?"欲待次日,提剑入宅斩之。
恶鬼闻之,甚恐,夜奔逃。
方知孙武生之不羁,鬼亦去不敢近耳。





报恩
有邹姓行商,尝见一奇花于道侧,将枯。邹商悯之,汲泉水以生之。后值战乱,财帛尽失,无以持生计。有公子赠以金,又教习其子,倾囊授之。商子名远,及远长,公子辞去。欲挽之,公子言:昔者曾受甘露之恩,今已为报,望君诊重。遂去。后邹子为官,授司马职,立花石碑以记师。

评论(10)
热度(10)

© 沧海沉沦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