沧海沉沦

一个见人说人话、见鬼说鬼话、脑洞突破天际的精分叶吹
杂食,偏叶攻
总有一天要被自己的脑洞坑死
虽然现在已经在死的半路上了

十年雨

依然是群里接龙的产物
大家都是大佬啊
这次终于画风正常了点

没有名字的群
门牌号:650496260

【零】
就像一个完美的童话故事,又像是一个无法忘却的梦。他身着玄色的长衫,停留在那座桥上。那里,有水,潺潺。他撑着一把白色的伞。在一片一望无际,如同鲜血的曼珠沙华中,格外的显眼。
我远远地望着他,似乎他可以转身归来。但是,终究,那人已经走过了那座桥。直到最后,他甚至都没有回头。
就像是一个完美的童话故事,又像是一个无法忘却的梦。终于,梦醒了,留下一枕泪痕。而童话,也只是个童话。
于是,我收拾了一心的疲惫。选择了忘记。
【壹】
从睡梦中醒来,头疼欲裂。
又是那个梦,又是那座桥,又是那个人。
下床,赤脚走到窗边拉开窗帘,不出意外的仍旧下着大雨。
这雨已经下了三天三夜了,从不曾减小,更不曾结束。
阴沉的天色,雨势大得似乎池中的鱼,可以顺着雨丝游上亘古的苍穹。
烦躁地按了按太阳穴,打小,每当下雨之时,自己总会头疼难耐起来。
而这次不同,胸腔中的心脏沉重的跳动,那种感情,更似是,被铭刻在内心深处的悲哀。
披起搭在门前衣钩上的风衣,拿起一柄黑面的雨伞,他打开房门。
夹杂着湿气的风扑面而来,在这台风到来之时,没有几个行人仍在路上走着,同样不想出门的他想起与妹妹的约定,苦笑着摇摇头,只得撑起伞,步入雨中。
雨,是上天的悲泣。
【贰】
雨水没过了脚腕。他低头看了看浑浊的水流,不禁厌恶地转过了头。
水流的阻碍使得他行走的速度也变得缓慢。抬头望向阴沉的天空,雨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反而有种再下三天三夜的感觉。
终于到了约定的地点,望向那个熟悉的位置,她已经在那里了。依旧是捧着那杯热摩卡,笑眼弯弯地望向自己。心里不知何处而来的阴霾仿佛就因她而散开了几分。
在她对面坐下,又看向了她甜美的笑颜。刚想问她找自己有什么事,却在恍惚之间透过她看到了另一个人。
肯定是昨天因为那个梦而没睡好的缘故吧。这样想着,不禁摇了摇头。
可是,他从未离去啊。
【叁】
一年一度的清明节,对于有些人来说不过是三天的假期,可对于他们,这是一年中为数不多可以沉浸在过去的日子。
每年这会儿啊,她都会把他叫出来,捧着摩卡等着,然后两个人在难得碰头的日子叙叙旧,再然后,淋着雨,走在去南山的路上。
这条路两个人走了也有大约十年了吧,每年来似乎都是没有变化的,就像第一年一样。

评论(7)
热度(10)

© 沧海沉沦 / Powered by LOFTER